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澳门天天彩资料图库 >

土豪只知道拉菲真粉才识车库酒!

发布日期:2021-09-07 16:3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对于车库,人们直观的联想是一个四四方方、狭小、油污的地方。但在葡萄酒领域,这个不起眼的形象却被彻底颠覆了。或许你认为世界上最好、最贵的葡萄酒都来 自拉菲、红颜容酒庄这样宏伟壮丽的古堡。它们的主人非富即贵,不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卢森堡王子这样的显赫人物。半个世纪以前这或许还是事实,然而现在, 这些贵族们却遭遇了强劲的对手——“车库酒”。

  这是个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的词汇。在它诞生之前,欧洲葡萄酒的最高层级一直被那些历史显赫的酒庄垄断着。直到上世纪后半期,一些建筑 极其不起眼——许多都寒酸到用车库做酿造车间、产量甚微、品质却堪称卓绝的新兴酒庄的出现。贵族名酒庄们才不再是旧世界最贵、最难买到的葡萄酒。

  1988年,一名出生于阿尔及利亚的法国人——让 吕克 图内文(Jean-Luc Thunevin)举家迁到波尔多右岸的圣 艾美侬。这件当年不起眼的小事,最终却引起了葡萄酒世界的震动。图内文这位从来没酿过酒的餐厅小老板兼DJ,依靠贷款买下了一块0.6公顷的小葡萄园,开始从事酿酒生意。由于手头拮据,图内文只能把家里的车库腾出来,安置发酵槽,搬来仅有的两个橡木桶,整座酒庄寒酸得连个吐酒桶都没有。这座简陋至极的酒 庄,就是后来不可一世的瓦朗德鲁(Ch teau Valandraud)。

  瓦朗德鲁从1990年开始酿酒,1993年正式对外出售。有趣的是,1993年罗伯特 帕克给予了瓦朗德鲁葡萄酒93分,1994年是94分,1995年是95分。虽然1993年和1994年,瓦朗德鲁的酒是波尔多得分最高的葡萄酒,但人们记忆最深刻的往往是1995年,因为在这一年的伦敦期酒拍卖会上,瓦朗德鲁酒的价格超越了五大名庄中的木桐酒庄。一座建庄只有5年、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庄的 酒,竟然超越了几百年传统的贵族膜拜酒木桐,这件事就是个奇迹。

  瓦朗德鲁的成功并非昙花一现。在90年代随后的时间里,图内文的酒在波尔多没有遇到任何敌手。瓦朗德鲁轻易将左岸的拉菲等五大名庄甩到了身后,甚至比波尔 多酒王柏图斯的价格更昂贵。瓦朗德鲁酒从口感到身价,都跻身全世界的最顶层。因为瓦朗德鲁酒庄建在一个车库里,人们因此发明了“车库酒”一词,用来指代那 些没有家族背景和巨额财富、产量极小、品质极高、价格吓人的小型作坊葡萄酒。随之而来的“车库酒”热潮犹如法国大革命,平民酒庄与古老贵族名庄之间的“战 争”终于爆发了。

  虽然让吕克 图内文发明了“车库酒”一词,不过在他之前,一座更早的“车库酒庄”已经存在。它就是波尔多酒王柏图斯(Petrus)的邻居——里鹏酒庄(Le Pin)。

  许多人谈到波尔多,总觉得最贵的不是拉菲就是拉图。事实上,比起波美侯地区的里鹏(Le Pin),它们还差得很远。1979年以前,里鹏酒庄还只是波尔多无数“面目模糊”的小酒庄中的一员。这一年,经常饮用里鹏酒庄散酒的酒商富庞 (Jacques Thienpont)认为这一块小小的土地具有很大的潜力,然后只花了100万法郎就买下了小酒园。要知道在80年代轰动一时的拉图酒庄收购案中,总股权的价格超过了5亿美元。随后,富庞开始效仿柏图斯,酿造以美乐葡萄为主的小产量葡萄酒。最终他也创造了奇迹,里鹏开始和柏图斯(Petrus)并驾齐驱, 成为波尔多最贵的葡萄酒。

  虽然法国酒评界头号人物Clive Coates曾说:“里鹏是波尔多的明星,但不应是一个超级巨星。”可在一次由10位德国最著名品酒师对13个年份的里鹏和柏图斯的蒙瓶打分中,里鹏胜出了九个年份。更重要的是,里鹏葡萄酒有价有市、供不应求,这证明了这款天价“车库酒”存在的合理性。

  受到里鹏、瓦朗德鲁的影响,欧洲许多国家、地区都开始尝试酿造小产量、高品质的车库酒。例如西班牙杜鲁河畔的彭阁斯酒庄(Dominio De Pingus),它也是这个潮流中的另一个奇迹。

  丹麦酿酒师彼得 西塞克(Peter Sisseck)慧眼识珠,看上了杜鲁河畔一小块老藤葡萄园。园中的添帕尼优葡萄树都在80至90岁的年龄。为了买下这块地,酿酒师甚至加入了西班牙国籍。巧合的是,彼得 西塞克的酿酒车间同样由车库改造而成。而且同样是1995年份——彭阁斯酿造的第一个年份的葡萄酒,被罗伯特 帕克给予了98~100分的最高分。从那时起,名不见经传的彭阁斯一跃成为西班牙最贵的葡萄酒,在世界范围内绝对一酒难求。近20年来,彭阁斯酒在大多数 年份的零售价都高于拉菲等五大名庄的,如2003年的彭阁斯葡萄酒,价格甚至超过了当年的柏图斯,远远高于五大名庄。而酒庄的副牌彭阁斯之花(Flore de Pingus)的口碑也不逊于小拉菲。

  严格来讲,瓦朗德鲁、里鹏、彭阁斯这些“车库酒”早已完成了逆袭。它们和左岸的拉菲、拉图的区别,就像波旁王朝的旧贵族与拿破仑时代的新贵族。唯一的不同,因为产量小,它们可能更贵。对于资深葡萄酒投资人,它们单宁强劲、口感浓郁至极、能够长年储存,是很好的投资品(前提条件是你能买得到);但对于普通葡萄酒爱好者们,“车库酒”更多的时候代表一种葡萄酒酿造的潮流与方向。

  有些200年历史的名庄,也要做这种小产量的“车库酒”,一方面,希望复制瓦朗德鲁的奇迹或许是动机之一。 更重要地,即使是贵族也渴望放下身段,做一些充满浪漫色彩的创新。对于这类名庄下的车库酒,我们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庄园的副牌,它是具有某种车库精神的酒。在全世界,像这样希望一夜成名的小产量葡萄酒不在少数。可对于收藏家来说,它们的赏玩价值远远大于投资。这种独具匠心的“作品”因为有个性、产量小,所以更像玩味品、纪念品。也许有一天,它们真的会成为下一个瓦朗德鲁酒。

  并不是产量小、房子破就能称之为“车库酒”的。正如法国著名酿酒师让 皮埃尔 努埃(Jean-Pierre Moueix)所言:“如果产量是唯一衡量标准的话,那么波美侯地区所有酒庄的酒都可以入选“车库酒”,因为他们的产量都非常小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因为我 相信消费者会发现:并非所有产量小的酒都有陈年潜质。”

  严格来说,“车库酒”应该是一个独立的酒园的酒,而非某个酒庄在某块葡萄园开辟的新品牌。为什么要限定这个标准?如果一座年产量5000瓶以下的独立酒庄 能够盈利,那么它的酒一定价格不菲。也就是说它得到了市场的认可。如果是某个大酒园开辟的新品牌,人们很难从经营效益方面去确定其产品的市场认可度。这样 的话,它更适合被称为“大酒庄的子品牌”,而非“车库酒”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